---
-
 中国户外信息网
 设 为 首 页
加 入 收 藏
 网 站 地 图
 欢 迎 投 稿
 
 
 

 
 
  中国户外信息网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你信任自己放置的保护吗?[组图]
57883.com(中国户外信息网)文章出处:中国户外信息网  文章作者:裂 缝

    在电影《阿甘正传》里,阿甘到了越南,向丹中尉报道。丹横叼着雪茄,对新兵阿甘说:“Rules No.1 , get your feet dry ; Rules No2 , don’t do stupid things , like get your self killed ! ”这也是我这个半瓶醋的Sophomore想对Freshmen说的。

  赋闲在家,无所事事。望着细如麻杆的小腿,我有大把的时间思考什么原因导致这次受伤。以爬Trad来说,时间不算久,但也有几十条线路的经验,迄今为止毫发无损;攀冰没几次,却搞出了个人历史上最严重的受伤,为什么呢?我想是态度不同了。刚开始学习Trad时,如履薄冰,每个细节我都考虑是否会出问题。我查阅很多事故资料,看看别人犯了什么错误,希望自己能躲过,甚至做了个攀岩事故网站,以便让自己在更新网站的同时,不断提醒危险的存在。而开始学习攀冰时,我潜意识里觉得自己已经是一个Sophomore二年级学生了,虽然仍会去考虑危险的环节,但实话说,已经没有当年那种战战兢兢的感觉了。这种态度的差别,是事故发生的根源。在英文里,Sophomoric有一知半解的意思,一瓶醋不摇半瓶醋摇,老天让我吃了点不大不小的苦头,让我如梦初醒。

  我的学徒生涯

  大学开学时,高年级的学长总会来迎接新生,顺便看看有没有PPMM可以泡。新的攀登季节开始了,又一批新同学将加入到Trad climber的行列。趁有闲功夫,我这个半瓶醋的Sophomore,要回忆一下我在“一年级”时犯的一些错误,希望对新同学们有些帮助。

  我的第一次传统攀是在昆明西山,跟随mh去收留在岩壁上的机械塞。头天mh和小河攀登不顺,下撤时留了几个器材,我们要从岩壁顶上降下去,把东西拣回来。严格来说我们并没有攀爬,不过我学习了如何利用天然的保护点,如何做Anchor,如何高效的整理绳子等等。事情进行得还算顺利,我们找回了那只承受了10米冲坠的塞子。但在第一次下降中,我们找错了地方,降到另一块岩壁上去了,这一下用去了3小时。等我们回到山顶的小路时,天已经黑了,回城的车没了。据说西山有抢劫杀人的事情发生,我们的地陪——昆明的攀岩者小虫不放心,找了辆车从城里开到西山来接我俩。

  到现在我仍然觉得爬错路线是十分危险的。5.8的路线一不小心就成了5.12或者不可攀的路线,最要命是没有地方放保护。下撤的路错了更麻烦,在高山上,这意味着紧急露营与舒适的帐篷的差别,或者生和死的差别。不久前在浙江清凉峰失踪的山友,我想他肯定是下撤时走错路了。

  我的第二个老师是小河。在白河一号线,他一边领攀一边讲解,我在旁边跟随,用上升器爬另一条绳子。之后我把他放的保护收下来。又一次,我领攀,他去收我放的保护。下来后,他指出了我的问题:

  1.在平台上方的一个机械塞失效了。缝里宽外窄,因为位置选的不好,绳子的带动使塞子Walk,往里钻,于是凸轮打开了。

  2.有一个岩塞我顺着缝放,位置卡的不错,但因为缝的方向斜向左,如果冲坠发生,受力方向改变,岩塞就可能被拔出。放保护要考虑受力方向,一般是垂直向外一点,但和前一个保护的位置也有关系。

  3.有一个岩塞放的不错,但它所在的缝是个石片和主岩壁形成的,冲坠会产生很大的外撑力,可能导致整个石片脱落,可能的情况下保护应该放在主裂缝上。

  就这样,我的学徒期结束了,开始领攀。虽然我还有很多东西要学,需要更多的跟攀来积累经验,但没办法,有经验的Tradclimber本来就少,还得要时间凑巧,就算合适,对于不熟识的人,人家带不带你玩还是另外一回事,所以还得靠自己。我觉得我就像独自被困在亚马逊丛林里,手持AK47,却两眼摸黑,生怕一迈步就被蛇咬到。那段时间,我在rec.climb、rockclimbing.com等网站上读了很多文章,听从前辈们的经验,了解哪些事能做,哪些不能做,危险在哪里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第1页 第2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