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--
-
 中国户外信息网
 设 为 首 页
加 入 收 藏
 网 站 地 图
 欢 迎 投 稿
 
 
 

 
 
  中国户外信息网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岩壁上的芭蕾[组图]
57883.com(中国户外信息网)文章出处:中国户外信息网  文章作者:登山者网

   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,人们休闲方式也在悄然地发生着变化,久居都市的人们,将更多的目光从户内移到户外,在与原始自然的融和中体验久违的返朴归真。

  在众多的户外自然运动中,集休闲、娱乐、旅游、健身于一体的、号称岩壁上芭蕾的攀岩运动,近年来成为越来越多追求自然的人们的当然之选。

  日前利用双休日记者随北京青年攀岩队在怀柔、海淀的群山之中体验了真正的野外攀岩运动。



    选点在悬崖

  4月4日,星期六,记者跟随北京青年攀岩队到怀柔山区选点(寻找适于攀岩的岩壁)。

  驱车两个小时,来到怀柔县城北部的群山之中,古老的长城断壁残垣,只有巍巍的敌楼完好无损地屹立在各个陡峭的山顶。初春的野山满坡的杏树、桃树,遍开白色的杏花、粉红的桃花,随着山谷中呼呼的山风不停时摇曳,不知名的小鸟的鸣叫声在山谷中回荡。爬山累得气喘吁吁的钉,靠着行囊,仰面朝天躺在城墙上,吸着山,我、鸟鸣,晒着太阳,只想在这远离城市尘嚣的地方好好地睡上一大觉。

  等我满头大汗地爬到山顶,队长戴运已在准备装备。他把一根红色、一根绿色的保护绳索拴上“8”字扣后套在山顶一块巨石上,高晋平已系好安全带准备下到沟底保护。

  我们在的山顶是一块突出的巨石,下面就是几乎成90度的绝壁,促长了脖子也就能看见一条纵深的峡谷。高晋平系好安全带,熟练地从崖顶下降。他右手握住那根绿绳子,把右手放在右胯后侧,脚一蹬壁,身体一下离开巨石,全身悬空,不到1分钟就下到峡谷中的一块空地上,空地距山顶高度大约有40米。



    做下降需要的是勇气

  我们第一要做的就是从悬崖下降到高晋平所站立的空地,这也是攀岩的基本功。

  刘颖是个精壮的小伙子,练过攀岩,但做下降是头一回。穿戴齐备,戴运一边给他做保护,一边安慰他。尽管如此,原本有说有笑的刘颖这会儿也没了说笑的精神头。突然脚下一个不留神,在悬崖上来了个侧滚,双脚悬空,下面的高晋平赶紧拉紧保护绳,再看刘颖,小脸都白了。但有了这一下,就算迈出了最艰难的第一步了。

  刘颖总算顺利地落到了地上,嘴里不停地说“太危险了。”

  人一个个下去,最后轮到我。虽然有了前面人成功的经验,但我还是紧张得要命。帮我穿戴好安全带,戴运又把下降用的一根绿绳穿过下降器(一个“8”字环状的铁索),再把下降器与安全带上的铁环扣在一起,我产小命就全在这两个铁环和这根绿色的绳索上了。收拾停当,戴运对我说:“没事,这就是需要通气,尽管放心,下面有老高保护,摔不着。”并告诉我下降要领,左手先抓住红色的保护绳,站在岩壁上身体后倾,右手抓住扣在铁环上的绿色保护绳,并把右手放在右胯后面。站好之后,下几步后,放开左手的红色保护绳,右手慢慢松绳子,你就会一点点往下降,下降速度快慢会用右手松绳子快慢控制。

  我默记要领并争想站在悬崖上往下走,右这腿怎么也不听使唤,就是站不直,只好弯着腿以蹲着的姿势一点点往下蹭,右手把绳子攥得紧紧的。扭头往下一看,沟上那么深,沟下面的人是那么小。咬着牙往下走了两三米,到了巨石的最下端,再往下就是什么也踩不着了。本想潇洒地用脚蹬一下崖壁,顺绳而下,可腿就是没劲,还是用左手撑着石壁,蹭着离开巨石。当身体完全悬空的一刹那,陡觉一阵轻松,我没掉下去!稳稳神,心里踏实下来在空中荡了一会儿,右手慢慢放绳子,动作也协调了,绳子在8字环里均匀地滑动,人就像坐着架小滑轮一样,感觉太美好了当双脚一踩到实地,咂摸咂摸滋味,还觉得意犹未尽,没过瘾。再摸8官环,烫得手脚都不敢碰一下。



    攀岩——岩壁上的芭蕾

  下一项便是攀岩了。从落脚地沿绝壁向上攀。攀岩动作最优美的就数唐小娟了。她从高中起就在北京青年攀岩队练攀岩,如今大学结业了还是迷恋这项运动。只见她拴着安全带用两手把住头上一块岩缝,左脚蹬住,一用力,右脚踩住一块早已选好的落脚点,几下便钻进了一道仅容半个身子宽的岩缝,在一个略宽的地方稍作休息,继续上攀。上面的绝壁光秃秃、死板板。她全身吸附在岩壁上,利用一切可以抠住的哪怕一点点的突起、裂缝,用拉、撑、跨等技巧做转体、交叉换脚、腾挪、平移。有时手脚、身体几乎持平在一条横线上。各种动作在她做来是那么舒展、轻巧,真像在岩壁上表演优美的芭蕾舞。人与绝壁形成鲜明的对比,人是那样渺小,却又那样自然地与绝壁融合,构成一副人与自然和谐的美景。

  此时绝壁是你最好的伙伴,她不再狰狞可怕,而像一位朋友在注视着你,与你共同完成你的理想,与你共同分享成功的喜悦。

  脱落的感觉--"爽呆了"

  唐小娟一直攀到30多米高的地方无法再上才停住脚,满头大汗,脸上满是舒畅的笑意,冲着高晋平大喊:"我脱落了啊。"(脱落即身体离开岩壁,通过保护者松手中的保护绳使攀岩者下降)"好,没问题。"高晋平话音刚落,只见唐小娟手脚同时离开岩壁,被悬崖上突出的巨石绷得紧紧的保护绳突然释放出巨大的力量,将唐小娟弹离岩壁。刹时,唐小娟四肢板平,伸展双臂,伴随着她的一声大叫,唐小娟像鹰一样在30米高的空中疾速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,眼看着身体要碰上另一侧的崖壁,又被绳子的弹力拉拽回来,逆向疾速滑行。



    唐小娟荡够了,才让高晋平把她放回地面。我问一脸兴奋的唐小娟:"你刚才叫的是什么?"

  "爽呆了。"

  "什么意思?"

  "我也不知道,这是我脱口而出的,因为那一刹那的感觉无法形容。我蹦过极,但我觉得这种感觉比蹦极还过瘾,还美妙。悬崖在你面前快速闪过,下面是空空荡荡的山谷、枯树,如果是海、是绿树,感觉一定更美妙。"

  禁不住唐小娟所说的那种感觉的诱惑,我也试着往上攀。但终究还是遗憾地没有体会到,因为我没能爬那么高。在攀了五六米的时候,我便被那道大裂缝阻在下面,找不到手抓的点,脚也蹬不住,随着力气一点点耗尽,手慢慢地从石壁上滑落,心想:不行了,我要没劲了。终于当我想拼尽全力伸出右手再向上抠另一个点时,全部地滑脱了,那种"爽呆了"的感觉虽然没体会到,但突然地滑手,又迅速荡开的感觉依然十分美妙。



    看来,攀岩并非如想象和看到的那样容易,不仅需要体力、技巧、智慧,更需要勇气和信心。

  也许,体力、技巧、勇敢、信心并最终与自然的融合才是攀岩的独特魅力所在。